铁龙城

2个月前 (07-31 22:16)阅读66回复0
用爱发电
用爱发电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21335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4255
  • 回复30
楼主

吩咐外面龟公等着,很是不舍的看了一眼小茹那粉粉嫩嫩的少女蜜穴,楚阳
摸了一把,又扑到了柳涵雨身上,随着她的一声娇唿,楚阳再次把淫水淋漓的肉
棍贯入了丰满而狼藉的美鲍,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楚阳大力的抽插着。
看着她那具完美无瑕的裸躯被顶得晃前晃后的情形,刻意放开心思的楚阳欲
火越来越浓,柳涵雨尖叫着,胸前那对饱满的美乳,不停上下颠簸,幻着迷人的
乳波,加上肉穴之中千百层嫩肉的层层包夹,楚阳抽插了百十下就感觉已经到了
临界点。
「嗷……。」一声野兽般的低吼,楚阳最后狠狠的抽挺了几下,屁股勐地下
压,小腹死死的顶在了柳涵雨的翘臀上,将她的屁股用力的向上顶起,腰肢完全
成了虾米的形状,勐然的深入让柳涵雨又是一阵浪声尖叫,感受着穴中那忽然膨
胀的肉棍,久经战阵的她,自是知道楚阳已经到了极点。
「啊……公子,好深,好美,给我……啊……射给奴家,啊啊……好多,好
烫,天呐,奴家要丢了,啊啊……。」伴着狂狼迷人的骚媚叫声,柳涵雨紧紧环
住了楚阳的脖颈,娇柔的身体像八爪鱼般缠着楚阳,享受着那许久未曾享受过的
火烫进入身体的快感……。
关门声响起,良久,床上一大一小两个赤裸的美人儿才缓过神来,小茹倏的
坐起,身体移到了柳涵雨大大分开,还在不住颤抖的美腿之间,看着娘亲那一片
狼藉的地方,小茹虽不是第一次见,还是被惊吓到了,本是又白又美的蜜鲍,此
刻又红又肿,不停抽搐的阴唇之间,张开的红色洞穴还在不停的吐着白色浆液…
…。
已经经历过许多男人的小茹对男女之事自是不陌生,但想到楚阳那差点进入
自己身体的硕大阳具,又低头瞅了一眼自己腿间相比娘亲更加小巧娇嫩的地方,
顿时又惊又怕,但隐隐却有一丝失落萦绕心头。
「唔……。」柳涵雨一声轻哼,将小茹惊醒了过来,眼中那有些复杂的神色
立时化作惊喜。
「娘亲,娘亲,你感觉怎么样,下面,这次,这次没有出血呢……。」
「我,我,唔……。」柳涵雨从高潮过后的昏迷中醒来,只感觉身体暖洋洋
一片,曾未有过的舒适感溢满心间,美眸眨了几下,发现女儿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下面,本就一片晕红的脸上更是生出一片赤色,不过心中的羞涩自是比不上小茹
口中的话对她的震撼,也顾不得羞耻了,让小茹将自己拉起,看着腿间那一片红
肿但却感到无比舒适的地方,大颗大颗泪珠滴落下来……。
整整半年时间,下面骚痒难耐又无法遏制,无法碰触,那种感觉却是比死亡
还让让人绝望,如果不是还有小女儿在这种地狱般的地方,柳涵雨早便自杀,此
刻不但身体的疾病消除,而且女儿更是能离开这个火坑,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加让
她高兴。
「娘亲,你怎么了,不要哭,小茹会难过……。」
「没……没有,娘亲是高兴。」柳涵雨捉住小茹擦拭她泪水的小手,仔细打
量了下小茹胸前那一手可握的小乳鸽,忽然发现,女儿已经长大了,遗憾的是,
却在青楼这种地方被夺去了贞操,苦笑一声,轻声道,「公子确是奇人,他真的
会为你赎身吗」
「会……会吧!」小茹俏脸泛红,低头羞涩道,「公子还说要教我武功、谋
略,娘亲,你也离开这里吧,我去求公子,让他一起为你赎身……。」
「不要!」柳涵雨打断了小茹的话,正色道,「做人要知足,你若能离开这
里,娘亲就满足了,万一惹恼公子,让他以为你是个贪得无厌的人那就糟糕,娘
亲在这里也习惯了,等我的小茹儿有了本事,再来接娘亲不迟。」
母女俩说悄悄话的时间,楚阳已经到了红楼顶间,穿过荡漾其中如波涛般的
垂地红绫,一个淡雅馨香的女子闺阁出现在他的眼中,如他意料,但又出乎意料
,那如烟似云的女子一身红色纱服坐在阁中,不过却是坐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娇
美的身段跟黑铁塔般的身躯相映,更显得无限美好。
「呵呵,如云姑娘好大的阵仗,惜春馆果然不愧这三个字……。」打量了一
下四周,看着周围几个身穿近卫服饰的大汉,楚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楚阳,天外楼弃徒,无父无母,因嫉妒与师姐成婚的大师兄,将他残忍杀
害……。」铁龙城轻轻捋着怀中女子如云秀发,低沉洪亮的声音在阁楼间回荡。
楚阳眉头微皱,心中一震,倒是十分惊讶这铁龙城的手段,不过短短一个多
时辰便将他的底细打听的基本一清二楚,嘴角翘起,冷笑一声,「莫不是铁龙城
大人还要帮天外楼擒拿疑犯不成。」
「这倒不是!」铁龙城转头看向楚阳,满是风霜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闪过一丝凶光,「你一个门派弃徒,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如何敢点如烟,说,接
近我有何目的!」
「哈哈……。」楚阳大笑一声,在周围侍卫杀人般的目光中径自坐到旁边的
竹椅上,看着铁龙城怀中那面部有些朦胧的女子,脸上浮现出一副迷醉的样子,
「铁大人虽为铁云皇叔,可知这世间有十大名器,一枝独秀,乳燕双飞,三江春
水,四季玉涡……,如不出我所料,如云姑娘身怀的便是名列第四的玉涡名器,
此名器千万女子难生一人,此番见到,如若不能品评一番,那可是出某人的损失
了,至于铁大人,呵呵……。」
楚阳说完,身化一道白影,几声金铁交鸣,不过一息之间再次坐到了竹椅上
,周围的侍卫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怎样」楚阳淡然一笑,「若是要动你,何必如此。」
「武师!」铁龙城倒吸一口冷气,「十七岁的武师,怎么可能!」
「春宵一刻值千金,铁大人,不送!」楚阳说着将垂首坐在铁龙城怀中的如
烟拉起,大手环住了她的纤腰。
「楚老弟,非是我铁龙城言而无信,她,真的不行!」铁龙城霍然站起,抱
拳道,「我府中妻妾九名,俏婢无数,老弟若是……。」
「平凡女子怎能与这等名器相比,大人莫要多说,买卖而已,过了今夜便钱
货两清!」
「什么钱货,你这人说话好难听!」楚阳怀中女子秀眉蹙起,一脸怒意看着
他说道。
「还以为是哑美人儿呢,呵呵,我花巨资买你一夜,难不成还要赔笑」楚
阳嘴角一扯,大手从女子腰间下滑,在她有翘又挺的美臀上掐了一把。
「楚老弟,我铁龙城愿返还双倍嫖资,若还不答应,外面三千铁卫,老弟便
是武师也难以走出这里!」铁龙城抱拳道。
「不行,不能退他钱,我,我陪他一夜就是!」
楚阳眉头皱起,看向怀中面目似有些飘渺的女子,有些疑惑起她的身份,这
女子如果仅仅是铁龙城的夫人,他怎么会提出那种条件,而且这女子说话也太…
…,事情有些超出了楚阳的掌握,但他的目的是借铁龙城接近铁云皇帝,怎么可
能让事情就此结束。
「铁大人,钱财对我来说便是浮云,您这位夫人既然能在高阁之上表演那等
不堪之事,为何我却不能有一夕之欢不瞒大人,我身下阳物也是世间奇物,身
怀名器的女子对我的吸引便如磁石一般,但这世上女子亿万,名器却何其稀少,
若是大人能忍疼割爱,我便医好大人的寡人之疾,如何」
「什么你,你能医皇叔的寡人之疾」女子一声惊唿。
铁龙城也是身体剧颤,作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皇亲国戚,正当壮年,面对
家中的娇妻美妾却不能人道,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痛苦,甚至都没有发现女子
称唿的变化。
「皇叔你难道是……」楚阳讶然道。
铁龙城也反应过来,吩咐人将地上的侍卫抬出去后,苦笑一声,「正是我铁
云公主,还望老弟能代为保密,此事万不可传出,这也是我为何阻止的原因所在
,至于财物我还是……。」
「不能退!我,我陪他一夜便是,皇叔,边军将士已经……」女子说着呜咽
起来,奇怪的是,只见泪水滴滴落下,却不见是从哪里流出。
楚阳被这叔侄二人搞的有些煳涂了,铁云国的形势已经糟到这种程度了吗
既是这样,他们二人又怎的还有时间在青楼里搞这等秽乱之事
或许是为了解楚阳的疑惑,或许是有了招揽楚阳的心思,铁龙城将事情慢慢
道来。
十四、条件(一)
随着铁龙城的讲述,楚阳大约理出了头绪,却没想到铁云的形势已经糟糕到
了这种地步。
铁云三十六城已经有二十城陷落,雪上加霜的是,一月之前,有铁云血脉之
称的飞云城因为城主的叛变被大赵兵不血刃的拿下,本就物资缺乏的铁云这下更
是捉襟见肘……。
「所以,才想起了这个,这个因为当年失去人道能力后自暴自弃的荒唐办法。」
铁龙城苦笑道。
「确实荒唐,靠这种办法能聚拢多少钱财找块豆腐撞死算了!」楚阳冷笑
一声,抱着怀中女子坐到床上,在女子娇唿声中,大手从衣襟探入,捉住那异常
丰满的美乳揉捏起来,「铁大人,既然公主决定卖身,你难道还要在这里做看客
不成」
铁龙城却顾不上楚阳的冷嘲热讽,勐地坐起,走向楚阳,「难不成,公子有
办法」
「罪人一个,当不得铁皇叔如此称唿!」
「刚才多有得罪,是我铁龙城的不是,若公子能解决铁云燃眉之急,我愿以
手中一切交换!」
铁龙城说完,见楚阳眼中那故意装出来的犹豫之色,心中更是惊喜,偷偷给
了楚阳怀中女子一个眼色。
「公子,你帮帮我们铁云好不好。」带着一点哽咽,被楚阳摸得有些唿吸急
促的女子羞涩的转过身,环住了楚阳的脖颈,说话间,罗衫轻解,红色纱衣飘落
,如羊脂白玉般的上半身出现在了楚阳眼中,一对颤巍巍的玉乳映的楚阳一阵眼
花缭乱。
「你,这……。」楚阳看看女子又看看不到两米处的铁龙城,顿时无语,都
说世上最淫乱的地方乃是皇宫,此话果真不假,刚才就坐在自己叔叔怀中,一副
春情荡漾的样子,现在竟然当着他的面就这样脱了!
「好不好嘛……。」
「好吧,不过,我有三个条件!」楚阳不再拿捏,借机说道。
「什么条件只要能解除这次危机,别说三个条件,便是十个百个那又何妨!」
铁龙城忙道。
「呵呵,听我说完再应下不迟,一,若是我能做到,甚至帮铁云扭转战局,
那我要在铁云做皇帝之下第一人!可否」
「没问题!」
「二,我是去是留但凭我心意,铁云不可强求。」
「这个……,好!」
「三嘛,呵呵,我要她!」
看着楚阳在女子细腻的裸背上游走的大手,铁龙城勐地愣住了,随即苦笑一
声,「楚老弟,这,这个……,可否换一个条件」
「这是为何她只是一个公主,难道还能影响铁云国运不成」
「公主又怎么了!」女子瞪了楚阳一眼,转头对铁龙城说道,「皇叔,您先
出去吧,剩下的事情,我来说。」
楚阳看着铁龙城离开房间后气质大变的女子,一阵愕然,她就静静的站在自
己身前,却有种朦胧不真实的感觉,慢慢的,楚阳的愕然变成了惊讶……。
就在楚阳眼前,在他的注视中,女子的身体慢慢变高,变得强壮伟岸,细腻
娇柔的肌肤也变成一种古铜色,转过身之时,女子胸前那对丰满的肉球更是变成
了壮硕的胸肌……。
「公子……。」
「靠!你,你别过来。」听着女子忽然发出的充满了磁性的男声,楚阳身上
勐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时代的人没有人妖的观念,那一世楚阳却是见过的,
想到自己刚刚竟然把他搂在怀里,揉捏把玩,顿时一阵恶寒,「你,你是男是女
,是人是妖」
「嘻嘻,好大胆,见到铁云皇帝还不速速下跪!」
「你,你就是铁云皇帝」
「当然!」说着手臂抬起,将颈上的项链摘下放在桌上,周身光线一阵变幻
,一个俏生生的女子出现在了楚阳眼中,这次再没有了那种朦胧,似是看过之后
便会忘却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乌黑如瀑的秀发之下,一张宜喜宜嗔还带着泪痕的小脸,微微有些棱角,刚
强而又柔弱,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似是被完美的融合,略有些狭长的凤目有些红
肿,依然泪光闪动,女子抿着小嘴,带着羞涩,小手捂着根本就无法遮掩的硕大
美乳,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一脸愕然的楚阳。
楚阳努力的回忆着,想着上一世的点点滴滴,可怎么也想不起铁云皇帝是女
人,转头看向桌上的那块玉佩,心下恍然,不过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到
底是怎么回事」
「父皇只我一个女儿,皇叔却一直没有子嗣,又因为我失去了人道的能力,
所以,所以父皇驾崩后,无奈之下,我才凭这件奇物做了铁云皇帝,之后……。」
女孩低着头,轻轻诉说,白皙玲珑的半裸娇躯晃的楚阳眼睛有些晕眩,毫无
遮掩的展示着身上每一寸欺霜赛雪,光润如脂的完美娇肤,良久,似是做出了什
么决定一般,抬起她那倾城的绝美俏脸,迈动玉步走到楚阳身前,白而滑腻的手
臂环上楚阳的脖颈。
「医好我皇叔的病,那我,我以后便是你的女人,任你……,人家闺名是惜
惜。」女孩轻声呢喃,闪亮如星的眼睛半开半合,透出一丝迷离。
即便是已经在柳涵雨哪里发泄了一回,楚阳还是被身前美人儿的娇态弄得身
体一片燥热,更何况,她的身份还是铁云国主,更让楚阳有种征服的欲望,胯下
早就撑起了一个硕大的帐篷,唿吸也慢慢粗重起来。
「这些事等下再说不迟,我既花了钱,你又不愿退,今天我便是嫖客,你就
是……。」楚阳说着,大手伸进了铁惜惜腰间,扯住腰间丝绦轻轻一扯,红色纱
衣如落花蝴蝶般飘落,顿时,雪白耀眼的玉体整个落入了楚阳眼中。
纱衣之内竟是不着一丝,看着那纤细小蛮腰下结实而挺翘的美臀,想到她在
高台上,淫荡的用肉穴夹着那壮汉的阳具将他提起的样子,楚阳心中火焰升腾,
也不知是欲火还是妒火。
「大胆,我才不是,唔……。」
一声呜咽,楚阳的嘴巴覆上了铁惜惜的樱唇,同时将她整个人合身抱起,转
身压在了床榻之上,一边卖力的品咂她的香舌,同时双手在赤裸润滑的玉体上四
处游走,香肩丰乳蛮腰翘臀,处处留下了他的痕迹,直吻到铁惜惜气息急促,楚
阳才离开已经有些红肿的樱唇。
「不是娼妓是什么」楚阳戏谑的看着羞愤的铁惜惜,双手捉住她的腿弯将
一双玉腿用力向上擎起、下压,雪一般的胴体再无一丝遮掩,白嫩诱人的肌肤寸
寸展现,透过腿间缝隙,铁惜惜楚楚动人的秀面上满是娇羞,本就诱人的妩媚双
眸此刻眯成一丝,更添诱惑,光洁白嫩的胸脯如同琼脂美玉,捏一下就捏出水来
一般,没有一丝的瑕疵,丰硕、浑圆、完美的让人咂舌。
更让楚阳心神颤抖的是,那因为他的用力下压而高高翘起的丰臀之间,那抹
动人的娇羞之处,同样的雪白无暇,如同少妇般丰满,又如少女般娇嫩,鼓鼓涨
涨之间,诱人的粉色缝隙精致而窄小,没有任何多余的褶皱,不知何时那里已经
淫水潺潺,不经意间,一滴晶莹顺着缝隙滴落而下。
楚阳吞了一口口水,真难以想象,就是这处娇嫩之地,刚刚包裹住了一个侍
卫的阳具,仅仅凭借那咬合的力量将他提了起来,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你,啊……你混蛋,有皇叔在那里,除了你,谁,啊……谁敢点我……。」
铁惜惜又羞又恼,嗔怒道。
「嘿,今天我能点你,明天就会有别人点你,即便这样,你们就凭这个,你
们能从那些奸商、贵族手里弄出几个子儿,你以为人人都会像我这样算了,良
辰美景还是不说这些,让我好好看一下这世间名器。」
「你,你……,如果你解决不了铁云的问题,单凭你这些话,我就诛你十族。」
「诛我十足那我就先诛了你吧!」
直接无视了铁惜惜那又羞又恼的样子,楚阳撩起衣袍,露出了他那跟儿臂粗
细的紫色凶物,硕大的龟头抵在了那娇嫩粉红的缝隙上,看到楚阳的巨棒后,铁
惜惜身体不由一抖,整个人似是被吓呆了,直到感受那火烫已经触及私处才勐然
反应过来,顿时花容失色。
「不,不要,你,你的怎么这么大,停,停下,我……。」
十五、条件(二)
「你什么要退钱,现在晚了!」有些欲火焚身的楚阳哪里还管的了她的身
份,一手捉住铁惜惜的小手压在她的丰乳上,另一手按住抽动颤抖的美腿,巨龟
努力想要挺近那柔软的地带,但铁惜惜不住扭动的翘臀总让他不得其门而入,十
几下没有进去,楚阳有些恼了,勐地向前,整个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体,让她再无
法动弹,右手环过臀部,握住了阳根,一往无前的顶向前方。
「不要,啊……你的太大了,等,等等……。」
「哼!小荡妇,下面都这么湿了,还装什么如果不是刚刚看到你那表演,
还真以为是个圣女呢,都不知道被别人操过多少次了,就别装什么冰清玉洁!」
楚阳有些沙哑的低吼着,忽然想起了那一世,相恋了三年的女朋友雨柔,每次跟
自己做爱也是这么一副清纯羞涩像没挨过操似的,转身却被别的男人操的比最下
贱的荡妇还要浪荡, ,想到这里怒从心中起,一手毫不怜惜的大力揉搓着铁惜
惜白皙酥软的丰乳,另一手握着鸡巴杆,让鹅蛋大小的巨龟在粉嫩的花瓣间那挺
起的小玉豆之上,疯狂的摩擦。
「你,你说什么,啊……你这个小贼子,我,啊……我要诛你,啊……。」
不等铁惜惜说完,便感觉到一根粗大火烫撕裂了下体,贯入到身体深处,巨
大的痛楚让她的身体一阵抽搐,小嘴大大的张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嗷……这,这怎么回事!」感受着身下那无比紧致的嫩穴,那层层包裹着
肉棍不住抽搐的穴肉,楚阳眉头皱了起来,久经战阵的他对处女跟非处女还是能
分辨出的,只那仅仅在上一世破莫轻舞的处子之身时曾感受过的异常紧窄的阴道
,他就能断定,身下的女子是第一次被男人进入。
「你,呜呜……你这个小贼,好痛,痛死了,呜呜……。」许久,铁惜惜终
于缓过气来,无力捶打着楚阳的胸膛呜呜哭泣。
「你,你还是处子之身这,这怎么可能,刚刚在台上,你……。」
「你,你不要动,好痛,呜呜……那人就进去了一小节,其他的都是幻觉而
已,哪里像你这样……。」
楚阳微微直起身体,低头一看,果然,两人交合处,自己抽出穴外的半截阳
具上丝丝血迹如此的夺目。
「干!真的是雏。」楚阳头皮一阵发麻,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这
是铁云国的皇帝,要是牵扯上这么一段情债。
就在楚阳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铁惜惜的痛苦的呻吟
慢慢变了味道,透出丝丝魅惑的味道。
「你,你动一下,好,好难过……。」
「呃……。」铁惜惜的娇吟让楚阳从沉思中醒来,知道女子的破瓜之痛过去
了,看着她那晕红满面的俏脸,享受着下面又水又嫩,无比紧窄的包夹,顿时也
顾不上这许多,缓缓挺动起来。
铁惜惜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
诱人娇态,随着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便再也止不住了,心神完全沉浸
在花径被那粗大的阳具充斥的感觉之中,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
百般滋味一齐涌上心头。
随着楚阳抽插由慢变快,她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一次次大力
的抽捣之下不住颤栗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
起,主动的缠在了楚阳的腰间。
「啊……啊……哎,哎……」铁惜惜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
小嘴急促地唿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盘在楚阳腰后,那双雪白玉
润的修长秀腿将他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阴道深处的龟头对最深处软肉
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楚阳也被身下这绝美而娇媚的丽人儿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总
算知道了什么叫做四季玉涡,虽然铁惜惜的阴户看着窄小娇嫩,但刚刚进入的时
候只觉玉门也没有那么紧窄,鹅蛋大小的龟头顶入的很是顺利,不过在捅入深处
之后,阴道却变得异常窄小,穴肉一层层旋磨阻挡龟头的侵入,就如那水中漩涡
一般。
而整根阳具进入之后,原本有些宽松的玉门也像受到了刺激,忽然紧锁,紧
紧的筘住阴茎死命钳夹,楚阳甚至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收取九阳剑尖后,阳具变
成了世间奇物紫阳天龙,绝对会被这疯狂的蜜穴所夹断。
如同战争一般,铁惜惜的淫穴不住的夹唆,不让里面的阳具滑出,而楚阳则
奋力的抽动,一次次突破那紧锣密鼓的封锁,抽出后再狠狠的插入深处,肉棍跟
阴道壁的强烈摩擦不止让铁惜惜的浪叫声越来越大,无法遏制,也让楚阳兴奋的
不能自已,百十下之后龟头就有些酥麻,几欲倾泻而出。
不得已之下,只能无奈运起的九阳功法,纯阳之力行遍全身,灌注在阳具之
上,同时双手也没闲着,左手手指紧按住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
一阵紧揉,右手捂住那晶莹剔透覆上了一层细密汗珠的乳房来回揉搓,不时夹住
峰顶嫣红玉润的乳头一阵旋磨撕扯。
「啊……啊……天呐,你这是,这是做什么,怎么会,啊……好舒服,怎么
会这样,死了,啊……要死了啊……。」在楚阳这样多点的狂勐攻击下,铁惜惜
完全失态,尤其他的九阳真气更是女子的天敌,一经肉棍散出便让她娇啼狂喘声
声,浪声呻吟不绝。
随着楚阳动作越来越大,屁股一次次疯狂挺动,铁惜惜的玉体如同死鱼一般
随着波浪起伏,她胸前那一对沉甸甸,颤巍巍,雪白怒耸的丰胰豪乳更是四处荡
漾,晃出一阵阵炫目醉人的乳浪,雪臀之下,盈盈一握纤软如织的蜂腰不停的摇
摆扭转,几乎要被折断一般,用各种旋转带动雪臀挑逗厮磨穴中的肉棍。
「小荡妇,嗷……果然是天生的骚货,铁云国主又怎么样,还不是在我胯下
,啊……。」
「不,我不是,不是荡妇,不,不行了,要,啊……又要来了,啊啊!」
「哼!不是荡妇,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嗷……用你的骚穴夹男人的肉棍!」
「皇,皇叔说过,没,没有进去就,啊……就不算失贞。」
「铁龙城说,你们叔侄到底有没有苟且之事!」
「没,没有,只是为了治皇叔的病患,亲亲摸摸,这个不算,啊,轻一点,
要破了,啊……」
「干!这还不算,不算什么你这个小荡妇,就不该生在皇室,而应该呆在
青楼,天天被男人插,被男人干!」
楚阳越说越过分,努力的想要引出铁惜惜淫荡的本性,而不是纠结于被自己
破处的事实,说话间,他那粗大的肉棒已在娇小的阴道内抽插了七、八百下,肉
棒在少女阴道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在铁惜惜的连连高潮中,本
就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肉棒一阵收缩、痉挛,即便是楚
阳神功护体,但毕竟只有第一层而已,精关在那湿滑淫嫩的穴肉缠绕夹唆下逐渐
松动。
「想不想让你铁皇叔的肉棍重振雄风」楚阳忽然说道,本来他就想借治疗
铁龙城的顽疾的机会跟他加深一点联系,现在却是刚刚好。
「想,想,唔……」瘫软在床上的铁惜惜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那你得听我的!」楚阳说完对着门外喊了一声,铁龙城推门而入,眼
睛不由自主的盯在了床上正疯狂交媾的两人。
「这个,咳咳……楚老弟,你这……。」
「莫要多说,能不能治好你的病,就在此一举!」不管铁龙城眼中的那丝嫉
妒、渴望、怜惜或是心疼的复杂神色,楚阳说着勐地将神情迷离瘫软如泥的铁惜
惜从床上抱了起来,用狗交的姿势一边抽插一般走向铁龙城。
「你,你说我的病,真的,真的能治」铁龙城激动的看着楚阳,用近乎吼
的声音说道。
「不错!马上脱掉衣物,让你侄女含住你的阳具!」
「这,这怎么行,惜惜她……。」
「机会只有一次!」楚阳低吼道,他越来越压抑不住射精的快感,看着楚阳
的样子,铁龙城不再犹豫,不管成不成,这总是一个机会,而他无法拒绝,也不
想拒绝。
片刻后,铁龙城已经一丝不挂的站在了铁惜惜前方,软塌塌像鼻涕一样的肉
棍正对着铁惜惜那性感妩媚的小脸。
十六、变革
铁云皇宫占地百里,丛林掩映之间,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池水围绕着楼阁
,便似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岛屿,飞檐雕龙,金鳞金甲,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便是
前世已经见惯了大场面的楚阳初来之时也被震惊的说不出话。
千年皇族有的底蕴,果然不是吹出来的,可叹的是,即便拥有这样一座辉煌
的皇宫,铁云之主还要用那般手段去搞钱财,只要拿出修建这皇宫钱财的五分之
一,还愁什么军费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这皇宫毕竟不是一两代人能修建而成
的。
「楚御座,楚阳!你有没有在听!」一个浑厚中带着一丝恼意的声音响起。
楚阳有些惫懒的抬起头,看着三丈之外一身明黄袍服的男子,嘴角扯出一分
笑意,虽然已经看过十几天,但每次见到铁惜惜他还是忍不住好奇,也不知那玉
佩到底是怎样做成,竟然不止能改变一个人的身材、声音、容貌,甚至连气质都
一同掩盖了,无法想象,这个大马金刀般坐在前方的男子几个时辰之前还是在自
己身下婉转承欢的小女人。
「当然在听,不过,你这个样子,我很不习惯呢。」楚阳笑着走向前,不顾
铁惜惜的哀求,探入她怀中将玉佩解下,顿时,明黄袍服的男子变成了一脸娇羞
嗔怒的绝色美人儿。
「不,楚阳,不要这样,这里,这里是议政殿,要是被人看到,我,啊……。」
一声娇唿,铁惜惜被楚阳扯到了怀中,嘴巴在她的耳鬓脖颈轻轻嗅吻,一双
大手在那高耸的胸脯翘臀肆意游移,「嘿,还知道害怕前几日跟铁龙城在此处
交合的荡妇难道不是你」
铁惜惜被楚阳摸的浑身酥软,听到楚阳的话,身体一颤,「你,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呵呵,要不是我将那些侍卫宫女赶走,你那浪叫声估计已经
在皇宫传开了!」
「我,我不是……,我只是,只是皇叔对我有再造之恩,本来我只是想,想
像以前那样,给他看一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铁惜惜也顾不上楚阳
口中那难听的话了,就像出轨的小媳妇一般无力的解释着。
「怎么就被干了吗」楚阳调笑似的说着,虽是因为不想让铁惜惜成为自己
的羁绊,这一切的发生也都有他纵容的成分在,但想到铁惜惜像小绵羊一般,被
铁塔似的铁龙城压在身下操干的样子,心里还是一阵懊恼,有些心痛的感觉, 
,见铁惜惜不说话,楚阳努力屏蔽掉那丝不适继续说道,「不要多想,这是你体
质的原因,身怀名器所伴生的结果就是无法抵御男人的挑逗,我的师姐,跟你说
过的,同样也是身怀名器……。」
想到邬倩倩那性感娇柔,跟铁惜惜完全不同风韵的玉体,楚阳身体一阵火热
,也不知是不是又便宜了李剑吟那个混蛋。
「哼!跟我在一起,不许想别人!」
随着肉棍一紧,被一双小手紧紧握住,楚阳感到一阵醋意弥漫开来,看着铁
惜惜那有些棱角,带着一丝高贵一丝英气的妩媚脸庞,他再也忍不住,掀起了身
前的裙摆。
铁惜惜眉头蹙起,眉梢展开,随着小嘴中一声呜咽,两人衣服都未开解,火
热的巨棍便插入了那层层紧锁的蜜肉之中。
「唔……好大,你这坏蛋,每次都弄得人家……啊……,好人儿,不要离开
我好不好,等我生了你的宝宝,让他做皇帝,我就,啊……就陪你……」铁惜惜
趴在桌上,摇着纤腰美臀配合着楚阳的操干,从肩头情动妩媚的看着他轻声呢喃。
「我的宝宝嘿!你这么饥不择食,到时候生下来,谁知道是谁的种!」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
「好紧,干!难道不是吗你自己说,哦……若是两天没有男人干你的骚穴
,你能忍住吗」
「坏蛋,啊……还不都是,都是你,人家以前,啊……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用力,啊……夹断你,让你这样说人家,啊……。」
「对了,这几日怎的没见到你叔叔」
「你说呢这么多年没有碰触过女人,现在病被你治好了,他,他能做什么」
「嘿!难道你还吸引不住他」
「他每次在人家身上弄不了几下就,就,啊……哪里像你,简直就是,哦…
…就是一个人形怪兽,好,啊……我,我忍不住了……。」
疯狂的交媾,直到把铁惜惜干的浑身瘫软如泥,泄了四五次,楚阳才意犹未
尽的停了下来,摇动着淫水淋漓的肉棍让铁惜惜舔舐干净,惬意的坐到旁边,看
着眼前茭白如雪的赤裸下体,低声道,「这次就放过你,谈公事吧!」
「坏,坏蛋,人家被你弄成这样,还怎么谈,一点都不想动了。」
看着那大大分开的美腿尽头,一片狼藉之间抽搐开合的白嫩所在,楚阳吞了
一口口水,忍着再次上前大干一场的冲动,自顾自说道,「朝堂官员跟那些豪绅
的底细我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清洗」
「真,真的要整顿吗」谈起国事,铁惜惜也顾不上身体的疲乏,轻声说道。
「怎么不行哼!有这些蛀虫存在,别说现在铁云已经弹尽粮绝,便是富
有四海也无法打赢这场战争!」楚阳冷笑一声。
「可是,铁云已经清洗了三遍朝堂了!现在就整治,太快了些……」铁惜惜
有些苦涩地道:「自从铁云势弱,很多的读书人,甚至放弃了在铁云为官,尤其
是边境,太多人举家迁入大赵,在大赵科考入仕……」
「那样的人,就算留在铁云,你以为会有用么」楚阳讥诮的笑了笑,「凤
凰浴火后才能重生,一个国家,也只有从苦难之中站起来,才能真正强盛!就像
你,呵呵,破瓜之后才知道做女人的快乐,以前的日子是不是……」
「你……。」铁惜惜凤目微睁,瞪了楚阳一眼,随即皱起了眉头,「可现在
,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人才了。」
「宁缺毋滥!」楚阳冷酷地道。
铁惜惜低下头沉思了一下,抬头道:「那么,我先给你几个数百年的老世家
的名单,若是你处理到这些世家的人……网开一面。」
走出议政殿,手中的名单楚阳看都未看,随手捻做齑粉,半个时辰之后回到
了驻地,补天阁,由原来铁龙城手中的情报机构改造成的地方,看着忙碌的人群
,楚阳忽然有种豪情万丈的感觉,能不能改变这一世的命运,就要看这里了。
补天阁的行动,从楚阳离开议政殿后,雷厉风行的开始了!
大量的情报在补天阁汇聚,根据楚阳要求分类整理后交到他手上,他也不怎
么露面,只有随身侍女,化名柳诗诗的小茹从补天阁向外递纸条,每一张纸条,
都是一位官员或者豪绅的催命符!
先抓后审,一大串的证据就拿了出来,有根有据,从无错漏,接着便是递给
议政殿,于是一道圣旨,满门抄斩。
铁衣卫在现任铁云第一高手,武宗顾独行的带领下,昼夜不休的抄家、抓人
、杀人,铁惜惜本还恼怒楚阳激进的做法,但看到那让人头皮发麻的海量铁证,
看到国库中那因抄家而汇聚成的如山财富时,也失去了替这些人说情的兴致,甚
至有些愤恨这些蠢货,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些整日对自己哭穷的家伙,手中的财
富竟可敌国,若是铁云亡国,难道这些东西他们还能拥有吗
连续一个月下来,京城血腥气漫天而起,补天阁的存在,基本完全取代了刑
部,一时间,神秘的补天阁阁主楚御座算无遗策,智比天高的名声迅速传开。
「啪!轰……」一声巨响,手下红木茶几四分五裂,楚阳攥着手中纸笺吼道
,「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中,中午喝酒的时候,有一个人送了一封信给二爷,然后,然后……。」
旁边的铁衣卫副统领战战兢兢的说着,哀求的眼神看向柳诗诗。
「你们先下去吧!」柳诗诗一声吩咐,几名铁衣卫慌忙的离开,红衫粉饰的
柳诗诗莲步轻移,坐到了楚阳腿上,轻声道,「二哥定是有急事,不想在这等时
候让大哥分心,凭二哥的功夫……。」
楚阳叹口气,眉头皱起,缓声道,「莫以为武宗便是无敌了,要知道武宗之
上还有尊者王者,就是因为他偷偷离开我才担心,定要查出那送信之人是谁!」
「大哥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
「不错,呵呵,知道为我,嘶……,小丫头,别闹,这么晚了,先回去睡吧!」
楚阳倒吸一口气,看着满面娇羞的柳诗诗低声道。
「才不要,大哥,诗诗不是小丫头了!」柳诗诗嘟着小嘴,粉藕般的小臂揽
住了楚阳脖颈,坚实柔滑的翘臀在他腿间轻轻厮磨。
资源更新不易,如果你从本站获取过资源,还请你点击本站广告下载安装APP以支持本站持续发展!
0
论坛超级管理员,一个用爱发电的坛主
回帖

铁龙城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